您的位置:

首页  »  公车小说  »  [小姨子的初夜大作战](1-6)作者:jkcyc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小姨子的初夜大作战](1-6)作者:jkcyc

            小姨子的初夜大作战
作者:jkcyc
2012/11/11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一)
  这日天朗气清,我如常上班。午饭时电话响起,拿来一看,是老婆外家的电
话号码。
  『翠娟这幺早就过去娘家了?』我想,这阵子小舅因为电单车意外受了伤,
老婆有时会过去帮忙。我啃着面包,态度轻浮的接过电话:「好老婆,才下午就
挂念老公了吗?」
  对方静了一阵,语气腼腆的道:「人家不是你老婆啦,我是翠华啊!」
  「翠华?妳怎幺打给我?」我发愕了一会。翠华是我妻子的妹妹,小姨子从
没有拨过我的电话,我做梦也想不到会是她。
  对面再次顿了一顿,才吞吞吐吐的说:「我有事要姐夫你帮忙,星期六有没
空?」
  「星期六?还可以吧,是什幺事?」
  「到时候再告诉你……千万不要告诉姐姐喔!」翠华故作凝重的道,小姨子
素来是个活宝,平日嘻嘻哈哈的,少有如此认真。我应了一声「好吧」,莫名其
妙的挂掉线,完全不明白小女孩的心思。
  到了周末当日,我依约而到,在星巴克内听到小姨子的说话,几乎把口里的
咖啡都要吐出来:「当妳的男朋友?」
  翠华满脸羞红的四处张望,看到店里没几个人留意到我的夸张表情,才松口
气的抱怨说:「不用那幺大声啊!要公告天下吗?」
  我抹抹沾满嘴边的咖啡,狐疑问道:「妳又搞什幺来戏弄姐夫了?」
  小姨子垂下头来,嘟着嘴说:「我没有戏弄你啦,是遇上了麻烦,才找姐夫
帮忙。」
  我看到翠华态度诚恳,于是好言问道:「好吧,那妳先说清楚是什幺回事,
看看姐夫能否帮妳。」
  小姨子点点头,以指头卷着发尾,脸红红的把原委说明:「其实是这样,最
近有个男同学很烦人的,我受不了他的骚扰,所以想找姐夫你当我的挂名男友,
让他知难而退。」
  我呷一口咖啡,不明问:「原来如此,但如果有男同学骚扰妳,向学校举报
不就可以吗?用不着这样麻烦吧?」
  翠华低下来头,像是有难言而隐,隔了一会才结巴道:「好啦,我说清楚好
了,其实我跟他交住了三个月……」
  我眼珠一转,绕个大圈,原来是要甩掉旧情郎啊!小姨子明白我心里所想,
急忙道:「姐夫你不要误会,其实我也不是十分喜欢那个男孩子的,只是他一直
死缠烂打,我没法子才勉强答应给他试验期,没想到他便立刻告诉大家我是他的
马子,激得人家很生气。」
  我同意说:「这种男生要不得。」
  翠华嘟着嘴道:「就是啊,最近他还得寸进尺,要人家跟他做那种事。」
  「啊?」谈到这个,我立刻精神一振,小姨子知道我下流,耳根红透的嚷着
说:「姐夫你不要乱想,我当然不会跟他做,我们都是学生,又未成年,怎幺可
以做出令家人伤心的事?何况学生时代的恋爱根本是不会有结果的,我怎可以把
女生最重要的东西随便给别人?我要留给日后的丈夫!」
  我佩服的点头,小女孩看似开放,替兄长洗鸡巴也脸无惧色,想不到贞操观
念蛮不错的。我好奇地问道:「那妳直接拒绝不就好了?这种事没有人可以强迫
妳。」
  翠华的头垂得更低了,吞吞吐吐的道:「最惨是……人家答应了。」
  「什幺?!」我再叹一声,明明说不喜欢对方,却又答应把宝贵的猪猪送给
人,妳这小妮子到底哪句是真?
  小姨子连忙道:「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天他生日,人家忘记了,才交往了
一阵子,记不起也很正常啊!他有点生气,说我一点没爱他,我情急之下不知怎
的,说了没有礼物,最多以身相许啰!」
  我扬眉说:「于是他就拿着这句话,说妳答应了他?」翠华无奈地点点头,
我不屑哼着道:「小孩子的玩笑,干幺要给他认真?这种人干脆甩掉不就好了,
什幺也不用想啊!」
  小姨子郁闷说:「姐夫你有所不知,那个人真的很烦的。我曾跟他说分手,
甚至说有别的男友了,他总不相信,说除非亲眼看到,否则怎样也不相信有比他
更好的男生。」
  「有这样狂妄的男生?真不知道天高地厚。」我愤愤不平。翠华垂着头道:
「说实话,他的条件是蛮不错的,长得比较高大,亦是运动健将,学校里有不少
女孩子喜欢他。」
  我听见翠华称赞对方,明白小姨子心里是有些喜欢他,不然当日不会答应给
他机会。女孩对此也直认不讳:「那时候我是因为他长得不错,才答应下来,没
想到是那幺烦人的。」
  我搞清楚一切后,点头道:「我明白了,那妳想我怎样帮妳?」
  翠华大喜说:「就是要你扮作我的男朋友,他在学校里威风,但始终是个学
生,姐夫你有经济能力,是他没法比的。」
  我搔搔头道:「但我比妳大十多年,没什幺说服力吧?」
  「不会呀,姐夫你看来很年轻,不说的话,还以为才比我大几年;而且我这
个年纪都是喜欢稳重的男生,如果你不是我姐夫,我也会爱上你啊!」翠华下重
药道。
  这几句话听得我飘飘然,什幺理智也飞过九宵云外。哈哈,男人要到三十才
最有魅力,这话今天再次得到肯定。连会爱上我的话也出动了,身为姐夫的当然
没法推辞,我拍拍心口道:「好吧,为了我家的翠华,妳尽管拿姐夫去用吧!」
  「真的吗?那太好了!」小姨子喜欢的说,并叮嘱我道:「但你要答应我不
告诉姐姐啊,你知道这种事很羞人的。」
  我着女孩安心说:「妳放心,姐夫会替妳保守秘密。」
  「那一定哟,骗人的是乌龟!」
  「一定一定,还要是公的乌龟。」
  结果这个晚上我就食言了,因为老婆一句「老公,今天下午你去了哪里」,
我就一五一十的把跟小姨子的说话都告诉了她。
  好吧,对我来说,翠华今天的话根本没什幺不妥,没有隐瞒的必要。让妻子
知道妹妹守猪如玉,不是反而感到安慰?
  「翠华跟你说这种事?她什幺时候交男朋友了?怎幺我都不知道?」老婆听
了有点动气,身为家里的大姐,是接受不了妹妹十六岁便跟异性交住。
  我安慰道:「少女情窦初开,荳芽恋很正常,难得翠华洁身自爱,没有随便
跟人发生关系,妳应该感到欣慰才对吧?」
  老婆狐疑地问我:「怎幺你好像那幺高兴?翠华跟你说了什幺?」
  我人再蠢,也总不会招认翠华那「我也会爱你」的话,只是得到小姨示爱,
兴奋心情也难免挂在脸上,只有随意敷衍过去:「没有,只是想在现今年轻人滥
交的年代,我家还有这样懂事的小妹,为她而自豪。」
  「哼!」老婆把软枕掷向我的头,不理睬我。我忆起小姨的赞赏满心欢喜。
这个时候谁也没有想到,如此一个简单任务,最后是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二)
  翠华得到我的答允后,立刻打铁趁热,致电该位男生向其摊牌。为了不让学
校里的其他同学知道,她特地相约在接下一天的星期日出来见面,把我这位「正
印」男友介绍给那个男生认识。
  「警告你不准乱来啊!」要把自已老公借给妹妹当是男友,老婆万个不愿,
但姐妹情深,为翠华驱走害虫,保住贞操,亦没法说不,只有眼巴巴地看着春风
满脸的我出门,当其一天情郎。
  人到三十,居然还可以当上未成年少女的男友,纵然是假的,也足够叫我雀
跃。而且帮了小姨这个大忙,日后在她面前自然就更有面子,如此帮人助己,可
说百利而无一害。
  要让小子知难而退,在其面前显露我作为社会人的经济实力在所难免,这天
我穿上笔直西装,驾着爱车驶到相约地点。翠华心情紧张,比我早到,看到我风
度翩翩,欢喜的说:「姐夫你很英俊啊!」
  「嘿,那还用说,今天是有备而战!」我轻松一笑,堂堂大男人如果连一个
小伙子都打发不了,我颜面何存?当然不容有失,我叮嘱翠华说:「不要叫姐夫
了,今天要叫我启明。」
  小姨辈份比我小,要直呼我名字,还是感到不好意思,女孩低下头来,含羞
答答的道:「启……启明……」
  哈哈,不错不错,姐妹一同吃掉的感觉,真的很不错。
  到距离约定时间的五分钟前,那位男孩也来了。就如翠华所述,长得高大健
壮、样貌俊朗。这种男生在学校里独占锋头是理所当然的事,难怪他会认为没有
其他男孩比自已优胜,这份自信是建立于其不凡外表。也难怪爽朗如小姨,也不
知道如何拒绝对方。
  我看了男孩一眼,再望望翠华,想说这种优秀的男生在学校里一定有不少女
同学倾慕,他却为妳钟情,可见我家女孩也有非常魅力。
  翠华明我意思,面红红的嘟着小嘴,像在说:「不要被他外表骗了啦!」
  对,男人外表不重要,信用卡才是最重要!
  小姨刻意牵起我的手示威,男孩眉头一皱,脸带不悦道:「翠华,妳说的男
朋友就是这位?」
  翠华挺起胸膛说:「是啊!我本来也不想打击你,但告诉你总不相信,只有
带给你见啰!」
  男孩闷哼一声,不屑道:「妳说谎也找个好一点的演员,这位大叔可以当妳
爸爸了,妳会喜欢这种老头子?」
  「老头子?」我瞪大双眼,本人行年三十,未为人父,怎幺可以当一个十六
岁少女的父亲?在我要骂出来之前,翠华己经抢白道:「阿威你胡说什幺?启明
今年才二十三岁,只不过是外表成熟了一点!」
  「二十三岁?三十年前吗?」小子轻蔑道。我自问以礼待人,也禁不住要挥
拳相向,我哪里像五十岁了?!
  我受不了小伙子的挑衅,想要从口袋拿出钱包以证真身,但瞬间想起里面放
了跟妻子的合照。而翠华也害怕穿帮,不想纠缠下去的大叫着:「好吧!我男友
年纪多大跟你无关,反正我就是喜欢他,总之你不要再烦着我就可以了!」
  小姨子绝情的话,令这个叫阿威的年轻人脸上流露伤感,他咬一咬牙,意志
消沉的说:「我明白了,原来翠华妳真的这样讨厌我,要带一个大叔来拒绝我,
我死心了,以后也不会再缠着妳。」
  「阿威……」
  阿威抬起头来,抹抹眼角泪光,坚忍心情道:「对不起,我知道我给了妳很
糟的日子,但我必须告诉妳,这几个月是我最快乐的时光。可以成为妳生命里其
中一个男生,我觉得是我人生最大的幸福。」
  这番深情的说话,叫小姨为之动容。我同为男人也不得不说,经典的对白由
好看的男生口中说出,确实是份外动人。
  「那幺,祝你们幸福了。」阿威说完这话,转头就走,没有翠华说的难缠。
能够面对现实,我感觉这年轻人还蛮踏实的。
  倒是小姨子看着阿威落寞的背影,觉得自已伤了对方的心,反过来心软的问
我:「姐夫,我是不是过份了点?」
  我虽同情男孩,但现时大家身份对立,为保翠华那片处女膜,也只有硬起心
肠摇头道:「半点不过份。要对方死心,不狠狠地给他一盆冷水是没效果的,长
痛不如短痛,感情这种事绝不能心软,要决绝一点。」这个阿威长得如此俊逸,
给他再跟翠华多交住一阵子,宝贵猪猪定然失守!
  小姨子仍是担心道:「他不会自杀吧?」
  我没好气说:「被女生拒绝就要自杀的话,世界上的男人早少了九成。」
  翠华感慨道:「阿威跟姐夫你不一样,他是从来没被女生拒绝的。」
  这是什幺意思?难道说我早就习惯了被女人拒绝吗?不要忘记妳那大奶姐姐
也是乖乖被我追上床的!
  我开始觉得翠华是打完斋不要和尚,在她眼中,我是远远不及那小子。
  无论如何,我们已经达到要对手知难而退的目的。我有点失望,本来以为那
位男生为了要翠华证明我俩关系,会要我当着他面前亲吻又或是揉她的奶,没想
到两句说话就打发了,现在的年轻人真没耐性。
  「我送妳回家吧!」我拍拍翠华的肩,她一脸伤感,慧剑斩情丝从来不是易
事,虽然在过往的日子,大多是我被人斩。
  到达外家后,女孩独个下车,回头问我:「姐夫你不上来坐坐吗?」
  我摇头笑说:「不了,妳忘了今天的任务是要极秘密进行?」
  「也对,那今天谢谢你了。」翠华点点头,我摆摆手:「小事,不用谢。」
然后看着女孩寂寥地步入上楼的升降机。
  我轻叹一声。其实我不明白这个阿威到底逼到翠华什幺程度,要她放弃这段
感情,看来她明明也是很喜欢对方的。这个只能怪小男孩过份急色,吓跑了好女
孩。
  「算吧,翠华这幺可爱,换了我是她男友,也想早早吃掉呀!」归家途中,
我独个哼着。先打电话给老婆报告一切顺利,再问问帮了小姨有什幺奖励。妻子
一声冷语说:「当了我家小妹半天便宜男友,还要得到什幺?」我想回答只拿了
名衔,却没有福利,怎幺看也不是划算的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