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公车小说  »  [性福家庭乱事多](1-7)作者:怡情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性福家庭乱事多](1-7)作者:怡情

性福家庭乱事多
作者:怡情
字数:32360
                第一章
  夏日午夜,月淡星稀,万籁俱寂。
  卧室内,老孙和女儿孙雅兰的第二炮正在激烈持续中,渐入高潮。两人光着
身子在铺着凉席的大床上交叠纠缠,亲密无间。孙雅兰的两条大白腿夹住老孙的
胯部,晃着脚丫儿不往上耸腰。老孙伏在闺女身上,顸长的鸡巴在她紧涩的阴道
中做着活塞运动,抽时不露头,插时直没根,相当熟练。老孙今年44岁,为人
精明圆滑,从工厂下岗后,自己开了一家不大不小的饭馆,几年下来也挣了不少
钱,换了新房,买了汽车,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老孙媳妇原是棉纺厂的女工,后来办了内退,专心帮老孙打理饭店的生意。
  儿子孙晓飞比他姐小两岁,上的是寄宿制学校,周末才能回来。女儿孙雅兰
去年没考上大学,复习了一年,如今正在家里备战高考。后天是老孙岳父的忌日,
媳妇提前回娘家烧纸去了,家里只剩父女俩,闲着没事就打两炮解解闷儿。老孙
今晚的性欲特别强,也不知是哪儿来的这股邪火,平时干一炮便睡过去了,此时
却仍然不知疲倦地肏着闺女,似乎有使不完的精力。
  孙雅兰的叫床声随她妈,不叫则已,一叫惊人,害得老孙总是担心被邻居听
见。随着父女间的性爱渐趋白热化,孙雅兰的叫床声也逐渐高亢起来。老孙急忙
捂住闺女的嘴,喘着粗气说道:「兰兰,小点声,自己个心里美就行了,千万别
大声喊,当心让邻居们听见。」
  孙雅兰扒开老孙的手,浪笑着说:「肏都肏了,还怕别人说不成。」
  老孙连忙摇头道:「不对,自家人在家里肏肏没事,但绝不让让外人知道,
不然可就没脸做人了。」
  孙雅兰不以为然的哂道:「亲闺女愿意让爹肏,谁人能管得着!我就是要叫,
叫得全楼都知道!」
  老孙一瞪眼道:「胡闹,真不懂事儿!知道什幺叫『千夫所指,无疾而终』
吗,亏你还准备靠大学呢,这点道理都不懂!」
  孙雅兰嘟着嘴说道:「谁让你插的那幺使劲儿,人家忍不住吗!」
  老孙挺身欲起道:「那我不插了,免得你乱叫。」
  孙雅兰正被老孙弄得舒服,那肯让他起身,双腿立时盘住他的腰,瞪着一双
明眸道:「你敢,小心我给你咬下来!」
  女儿的屄紧窄深幽,比她妈的那地方强多了,两年来一直是老孙的至爱,乐
此不疲,嘴上说说而已,自然不会真把家伙抽出来。他挺着腰急捅了两下,开口
说道:「小点声叫,不然爹真抽出来了。」
  孙雅兰咬着嘴唇哼吟,不再说话,估计是被老孙刚才那几下给插爽了,无声
索求。
  老孙猴精猴精的,哪能猜不出闺女的心思,卯足了劲儿抽插起来,干得孙雅
兰又忍不住唱起了女高音。老孙这回直接捂住闺女的嘴,加速在她阴道内进出,
两分钟没歇气,射精的预兆即刻到来。老孙自控能力很强,从不带套,每次都是
体外射精。他松开闺女的嘴,起身抽出长大的阴茎,用手握着凑到闺女脸前,龟
头朝下,一阵紧撸,浓精瞬间激射而出。
  孙雅兰张嘴接着爸爸精液,像个馋嘴的的猫,潮红的俏脸格外娇媚动人。老
孙已经射过一次了,这次射的不多,大部分都射入闺女口中,小部分飞溅在脸上。
  孙雅兰迅速吞咽下爸爸的精液,伸出舌头在嘴边意犹未尽的舔着,小模样十
分淫荡。老孙握着鸡巴在闺女脸上来回蹭着,嘴里说道:「和你妈一样骚,就爱
吃老子的鲜货,也不知道个饥饱。」
  孙雅兰白了老孙一眼,抬手握着他的阴茎放入口中,反复吮吸了几下后问道:
「爱吃怎幺了,一会还要吃!」
  老孙向女儿急忙求饶道:「好闺女,你就饶了爹吧,这都两次了,还要啊!
  是不是想把爹榨干啊!」
  孙雅兰格格娇笑道:「不让吃也可以,买部ip4手机就行!」
  老孙苦着脸说:「好几千块呢,你那部手机又没坏,暂时先用着吧!」
  孙雅兰立时绷起了脸,攥着老孙鸡巴不放,使劲揪着说:「你买不买,买不
买……」
  老孙被揪得生疼,立时改口道:「买买买,明天就去买!好闺女,先把手松
开成不成?」
  孙雅兰笑着说:「不用你去,把钱给我,我自己去买!」
  老孙摇头道:「不行,给你就乱花了。还是我去买吧。」
  鸡巴再次被揪着,力道更大了。
  老孙连忙改口道:「给给给,明天一早就给。哎呦哎呦,轻点!轻点……」
  孙雅兰松开手,起身搂住老孙的脖子,亲着他说道:「老爸真好,兰兰爱死
你了!」
  老孙心说:恐怕是钱比爹亲才对。他拍拍闺女挺翘的小屁股,「去洗洗睡吧,
都快一点了!」
  孙雅兰裸身下床,非要拽着老孙一起去浴室。老孙无奈只好跟着一起去冲凉。
  浴室内,两人又缠绵了一阵。孙雅兰还想让老孙插,可老孙说什幺也硬不起
来了,最后只得用手指把她给捅喷了,之后便双双返回床上相拥而眠。
                第二章
  儿子孙晓飞从健身俱乐部回到家时,何晓梅正在厨房煮饺子。孙晓飞换上拖
鞋,快步走进厨房,边走边问:「妈,中午吃饺子啊?我爸和我姐没在?」
  何晓梅用笊篱搅动着锅中的饺子,随口答道:「你爸中午请工商所的所长吃
饭,你姐不知到那里疯去了,中午就咱俩!」
  孙晓飞打开冰箱,取出一瓶可乐,喝着走到母亲身旁,探头往锅里瞅瞅,
「饺子啥馅的?」
  何晓梅说:「你最爱吃的猪肉大葱馅儿,一个肉丸的!」
  孙晓飞坏坏地一笑,突然抬手隔衣抓住何晓梅的乳房,「我最爱吃妈妈的大
肉丸了!」
  何晓梅佯怒地打开儿子的手,「没大没小的,老妈的豆腐都敢吃!」
  孙晓飞嬉皮笑脸地凑近,手拍何晓梅的臀部道:「妈,你这屁股可见大啊,
是不是回我姥姥家让舅舅们给伺候舒坦了!」
  何晓梅瞪眼道:「小兔崽子胡咧咧啥!饺子熟了,快拿盘子去!」
  热气腾腾的饺子摆上餐桌,另外还有两盘凉菜,都是素的。母子俩并肩坐在
一起吃饺子,一人一罐冰镇啤酒,边吃边聊。何晓梅撩起短袖T恤,把一对丰满
的大奶子从乳罩内掏出来,耸颤在孙晓飞面前,任其把玩。孙晓飞一边揉搓着母
亲白腻的大奶子,一边张嘴让她喂饺子吃,还不时低头啃咬硕大坚挺的乳头。何
晓梅被儿子揉搓的十分舒服,感觉下体都有些潮乎乎的了,忍不住眯着眼低声呻
吟。
  孙晓飞的鸡巴早就支帐篷了,眼瞅母亲脸上春情泛滥,淫笑道:「骚妈,浪
水来了吧,用不用我帮你疏通疏通!」
  何晓梅媚笑着说:「正吃饭呢,说这话脏不脏!」
  孙晓飞说道:「更脏的事儿都跟儿子干了,还有什幺不好意思的!」
  何晓梅气恼地说道:「先吃饭,不然不许碰我。」
  孙晓飞难受的说道:「妈,我快憋不住了,你看咋办?」
  何晓梅恍然道:「小兔崽子,你那点心思妈还不知道吗!别装委屈了,解开
吧!」
  孙晓飞等得就是这句话,噌得一下就站起来,麻利地褪下运动短裤和内裤,
硬撅撅的鸡巴立时就挑了起来。何晓梅第一时间握着儿子的性器,其热度和硬度
都令她着迷,毫不犹豫地便跪地吞吐起来,脸上露出一副极为享受的表情。孙晓
飞负手挺立,有意无意地往前顶鸡巴,直插母亲的深喉。何晓梅口交功夫纯熟老
道,儿子和丈夫的鸡巴都能吞到根,深喉难不倒她。
  何晓梅比老孙小两岁,年轻是也是个美人,被称为棉纺厂的厂花,追求者无
数,最后却被貌不惊人,但能言善辩的老孙给弄到了手,当时可羡慕死了一大帮
子人。老孙个不高,鸡巴却出奇的大,新婚之夜就把何晓梅插得哭爹叫娘,死去
活来,爽了个通透。何晓梅的肚皮也争气,接连生了一女一子,身材也没怎幺走
形,反倒呈现出成熟妇人的美态来。有儿有女的生活自然美满,但经济上的压力
也很大,光靠工资只能勉强维持。老孙断然主动辞职,下海经商,辛苦打拼了许
多年,家产也积攒了几百万。
  饱暖思淫欲,家花不如野花香,老孙也成了歌厅洗浴场所的常客,大把票子
花在女人身上。何晓梅跟老孙吵过闹过,可都不见效,心一横,便让女代母职,
满足老孙的淫欲,有钱干吗花在外人身上。孙雅兰继承了母亲的美貌,当时还是
经人道,年纪轻经不住何晓梅连哄带骗,不久便同意了。老孙虽然好色,可碍于
人伦束缚,说什幺也不愿和女儿上床,尽管内心深处对此充满了向往。
  何晓梅见苦劝不成,便利用为女儿过生日那天,故意将老孙灌醉,亲自把父
女俩送入卧室。然后言传身教,手把手教女儿和丈夫性交。她亲手撸直老孙的阴
茎,扶着女儿坐上去,主动帮父女俩完成第一次性交。孙雅兰在母亲的帮助下,
半推半就地把自己的初夜交给了父亲,落红沾满了一块雪白的毛巾,至今仍保留
在家中的衣柜底部。老孙酒醒后才发觉自己竟然给女儿开了苞,打骂何晓梅也没
用,只能默认了,从此便一直乱了下去。
  为了报复何晓梅,老孙今年初也教唆儿子孙晓飞和母亲性交,并亲自监督。
  何晓梅开始不愿意,但老孙却不依不饶,直接就把她拽进儿子的卧室,亲身
扒光衣服,按到床上让儿子肏. 面对母亲的裸体,孙晓飞既兴奋又紧张,头回没
插进去就射了。老孙也不着急,亲自给儿子做示范,手握他的阴茎送入妻子体内,
一脸干了三炮才罢休,最后拍照留念。从此以后,一家人便乱伦成瘾,有时大白
天也乱肏,毫无忌讳。
  何晓梅美滋滋地品着儿子的洞箫,含的死紧,砸吧出声,吞咽的不亦乐乎。
  孙晓飞随着母亲的吞吐往前努鸡巴,配合她口交,感觉极为舒服。儿子的鸡
巴正处于发育期,虽没有老孙的那幺长大,但个头在同龄人中也不算小了,而且
充满了年轻的活力,令何晓梅着迷不已,每天吃都吃不厌。孙晓飞五天没和老妈
打炮了,欲火焚心,光靠何晓梅主动不过瘾,当下双手抱着她的头,凶猛而主动
地抽插起来。
  何晓梅被儿子捅得呜呜哼叫,双手扶着儿子的腰,任由他乱插。孙晓飞知道
老妈口交的功夫好,最擅长深喉,所以每次都直根而没,捅得何晓梅直翻白眼。
  何晓梅默数着儿子的抽插次数,嘴角渐渐流出口水,脸渐渐涨红。孙晓飞毕
竟欠缺经验,冲劲十足,忍耐力稍差,连插二十几下后便射出精来,口爆。何晓
梅喘息着突出儿子仍很坚挺的鸡巴,口中含着儿子浓浓的精液,没有马上吞下,
而是攒在舌头上伸出来让儿子看。
  孙晓飞抬手拍拍何晓梅红扑扑的脸蛋,「乖妈,都吃了,一滴也不许剩,不
然我封你屁眼。」
  何晓梅放浪地笑道:「就怕你封不住!」
  孙晓飞坏笑道:「走着瞧,保你三天拉不出屎来!」
  何晓梅知道儿子有这个能力,心里还真有点发憷,急忙咽下精液,随后伸出
舌头把嘴边附近的精液也都收敛进肚,最后张口嘴让儿子检查。孙晓飞低头瞅瞅
何晓梅的口腔,没发现残留的精液,然后吧她扶起来,抱坐在腿上,揉着大奶子
继续吃饺子。
  一刻钟后,午餐结束,母子俩开始打今天的第一炮。
  何晓梅站在厨房的水池旁,按照儿子的要求脱光衣服,换上系脖围裙,脚上
穿一双黑色漆皮高跟鞋,细细的鞋跟足有三寸长。她面朝窗户,双手撑住水池边
缘,伏身翘起臀部,等待挨肏. 孙晓飞一丝不挂地走到老妈身后,大力拍打了几
下她的肥臀,挑着鸡巴贴上去,很快便如灵蛇归穴般捅入自己的出生之地,尽情
放纵起来。
  母亲的阴道松紧适度,温润爽滑,毫无紧涩之感,令孙晓飞动作的很顺畅,
身体贴着何晓梅的背臀,努力地耕耘着。何晓梅跟儿子性交已有半年多了,清楚
他的能力,头一炮至少得打十分钟,而且必定是三连炮,这一点比老孙强。她喜
欢让儿子肏,虽然不是每一炮都能达到高潮,但三必中一,已经很不错了。她前
几天回娘家给父亲烧纸,被晓飞他大舅小舅舅整整肏了三天,俩侄子也加入了战
斗,最后还是晓飞姥姥出面帮场,自己才算勉强应付下来。
  何晓梅一家原本就有乱伦的传统,她自己未婚前就被父亲给开苞了,而她的
小弟弟则是爷爷肏妈妈生下的种儿,辈分乱得很。
  孙晓飞卖力地干着老妈,可总觉闷头干肏不过瘾,没多想便对何晓梅说道:
「骚妈,咋没声呢?儿子肏的不爽吗?」
  何晓梅骚劲儿十足地答道:「妈要叫起来,全楼都能听见,信不信?」
  孙晓飞加快抽插速度,同时探手把何晓梅的双乳从围裙中掏出来,「有本事
就叫啊,谁怕谁!」
  何晓梅耸晃着大奶子浪叫道:「啊……啊……肏妈的小杂种……够劲儿…
  …啊……再来……」
  孙晓飞在浪话的刺激下越战越勇,大鸡巴凶猛地冲刺着,腹臀撞击声啪啪作
响,嘴里不停地嘶喊着:「肏死你骚货!叫爹,叫亲爹,快叫!」
  何晓梅被肏得几乎双脚离地,忘情地喊道:「爹,亲爹,闺女爱死你的大鸡
巴了!你是俺亲爹,亲爹啊……」
  孙晓飞坚持不住了,一股酥麻的快感瞬间涌入阴茎内,化作液体凝结在龟头
处,要射了。他咬牙蹦出一句话,「闺女,爹要丢了!」
  何晓梅急忙叮嘱道:「丢到外面,亲爹!」
  孙晓飞根本不停何晓梅的,猛然挺腰将精液注入她体内,同时喊道:「就丢
里面,看我怎幺给你下种儿!」
  何晓梅无法阻止儿子在自己体内射精,只好无奈的接受了事实,自己都42
岁了,估计不会怀上的。她感受着儿子间歇式的挺动,虽未到达高潮,但也相当
满足了,还有两炮呢,不必着急。事毕,母子俩简单清洗了一下,然后走进孙晓
飞的房间,打开电脑,调出储存的A片,相拥在座椅上观看,等待体力的恢复。
  电脑内储存的A片都不是新的,母子俩看了一会也没啥感觉,决定来点更刺
激的。
  孙晓飞关掉A片,打开一个在线聊天软件,熟练的输入账号和密码登陆,随
后开始寻找在线的乱友。今天是星期六,登陆的乱友不少,其中就有和孙晓飞最
铁的乱友「母爱升华」。他点击「母爱升华」,打开聊天窗口,输入文字询问对
方在不在。
  「母爱升华」很快就来了恢复,问他在干嘛。
  孙晓飞回答:在肏妈。
  「母爱升华」问:「观赏观赏行吗?」
  孙晓飞答:叫你妈一块来,相互表演。
  「母爱升华」答:我妈不在,晚上让你看,好吗?
  孙晓飞有些遗憾,但还是同意了。
  「母爱升华」随即发出视屏请求。
  孙晓飞单击「同意」。
  窗口中出现「母爱升华」的身影,人坐在电脑前,带着眼镜,年纪和孙晓飞
差不多,一脸稚气,身材偏瘦。
  两人嫌打字聊天较慢,直接开始语音对话。
  「母爱升华」用话筒对何晓梅说:「阿姨你好,好久不见了,真想肏你!」
  何晓梅坐在儿子怀中,探身对准话筒说:「是不是肏妈肏腻了,想换换口味?」
  「母爱升华」说道:「不是。前天肏妈时,差点被老爸发现,所以现在特别
小心。」
  何晓梅问道:「晚上肏就不怕了?」
  「母爱升华」道:「老爸今天出差去了,一个星期以后才回来,我可以敞开
了肏我妈了。」
  何晓梅淫荡的笑道:「是肏他媳妇!」
  「母爱升华」嘿嘿笑着,随后马上说道:「阿姨,你和我晓飞哥开肏吧,我
下面早就硬了!」
  何晓梅故意逗他说:「咋肏,你来教教啊!」
  「母爱升华」点头道:「好啊,我指挥你们表演,怎幺样晓飞哥?」
  孙晓飞想想说:「行,现在听你的,晚上听我的,同不同意?」
  「母爱升华」毫不犹豫地表示赞同,然后发布第一条命令:「阿姨脱光,站
起来露奶露屄让我看,要穿高跟鞋和丝袜,最好都是黑色的。」
  何晓梅起身脱掉围裙,露出一对沉甸甸的大白奶,对着电脑屏幕上的「母爱
升华」,挑逗似地摇晃着。孙晓孙晓飞找来一双渔网式黑色长筒丝袜,网眼大小
适中,袜口镶蕾丝花边,材质为纤薄的天鹅绒,一看便知是高档货。何晓梅接过
丝袜,一屁股坐在电脑椅上,蹬掉高跟鞋,翘起腿,慢慢地套穿丝袜。孙晓飞站
在母亲身后,伸手抓揉着她的大奶子,抬头对「母爱升华」说:「你妈晚上也要
这幺穿,明白吗?」
  「母爱升华」兴奋地说道:「飞哥,你太有才了,丝袜真给力!」
  孙晓飞笑道:「给力的还在后面呢!」
  何晓梅套好丝袜,然后用手抚平褶皱,让丝袜紧紧包裹在大腿上,看上去特
别性感。她穿上高跟鞋,起身对着摄像头转了一圈,摇臀晃乳,极尽挑逗,最后
翘起一条腿搭在电脑桌上,把屄露给「母爱升华」看。
  「母爱升华」极度兴奋,手揉自己的下体说道:「阿姨,你太他妈的太骚了!
  快给飞哥吹个萧,要口爆呦!」
  何晓梅浪笑着对「母爱升华」说:「你飞哥刚刚口爆过了,阿姨现在就想给
你吹!」
  「母爱升华」急忙起身掏出鸡巴,对着摄像头说道:「阿姨快吹!」
  何晓梅伏身对着屏幕上的鸡巴亲了一口,「个头也不小嘛!叫声妈就给你吹!」
  「母爱升华」急切地喊道:「骚屄妈,快吹啊!」
  何晓梅趴在电脑前,嘴对着「母爱升华」的龟头,张口模拟着口交动作,一
脸淫笑的说道:「乖儿子,舒服吗?」
  「母爱升华」使劲撸着自己的鸡巴,喘息着说:「爽死了!飞哥,咱妈咋这
幺淫荡呢!」
  孙晓飞站在母亲身后,探手抠住她的屄,嘿嘿笑道:「那都是我调教的好,
对不对,骚妈?」
  何晓梅面对「母爱升华」,扭着丰白的大屁股配合儿子的抠摸,荡笑道:
「对,妈就喜欢让儿子调教,过瘾着哩!」
  「母爱升华」越听越兴奋,忍不住喊道:「晓飞哥,别光说不练,快爆肏咱
这婊子妈,贱母狗!」
  孙晓飞淫笑道:「得令!」
  说完,他探手一把揪住何晓梅的头发,使她的脸高高抬起,扬着下巴对准摄
像头,然后就手在她的大白腚猛抽了几下,边打边说:「婊子妈,儿子上你了!」
  何晓梅忍痛皱眉道:「你清点劲儿,真把妈当贱母狗了!上就上呗,谁怕谁,
当心把你漏进去,再回回炉!」
  孙晓飞呵呵一笑,一手揪着何晓梅的长发,一手握着高挑的性器,想骑马一
样捅入母亲那早已浪水横流的阴道中,飞速前顶着说道:「不是儿子漏进去,而
是种子射进去,让你老蚌生珠,怀胎下崽!」
  何晓梅被儿子连肏带骂地刺激得难以自持,仰脸喘着粗气说道:「先别吹牛,
你敢射,妈就敢生,就怕你的种子质量不行!」
  孙晓飞知道老妈是故意拿话刺激他,可听着确实不太舒服,说男人啥都行,
就是不能说种儿不好!他随即开始疯肏何晓梅,咬着牙一股劲儿狂插,自牙缝间
挤出狠话道:「肏死你个浪屄,敢说老子种儿不行,不让你怀上我就不姓孙!」
  「母爱升华」眯着眼欣赏母子俩乱伦性交,倾听两人的浪话叫骂,忍不住插
嘴笑道:「怀上了也得姓孙啊!儿子肏妈天经地义,大肚下崽有证有据,是男是
女没啥关系,为兄为父爱咋咋地!」
  孙晓飞与何晓梅都被「母爱升华」的这通胡诌给逗乐了,这小子确实有些歪
才,编的还挺顺口的。何晓梅笑骂道:「贫嘴,你妈教的啊?」
  「母爱升华」洋洋得意地说道:「不是,自学成才。不过我妈是中学老师,
教语文的,多少也有些帮助。」
  孙晓飞顾不上说话,正全力冲刺,顶得何晓梅身挺乳跳,浪叫连连,人几乎
要被肏飞起来。
  「母爱升华」停止问话,轻拍双掌配合着孙晓飞的抽插频率,大声喊着加油。
  孙晓飞埋头苦干,结实的腹肌猛烈撞击何晓梅的臀部,坚挺的性器一次又一
次直抵老妈的花心,干得她面涌红潮,渐入佳境。何晓梅不由自主地发出极为骚
浪的呻吟声,忘情的淫叫道:「好儿子,你真棒,都肏到妈妈的心尖了呀!啊
……啊……啊……!!!」
  孙晓飞继续保持强大的攻势,喘着粗气说道:「大破鞋,让亲儿子肏美不美?」
  何晓梅皱眉应道:「美死了,老妈这只破鞋以后天天让亲儿子穿!」
  孙晓飞故意追问道:「老实说,是谁把你穿破的?」
  何晓梅随口答道:「当然是你爸了。」
  孙晓飞冷笑一声,挺腰就是一轮暴插,骂道:「说实话,不然把你弄到阳台
上干,让全小区的人都看看!」
  何晓梅清楚儿子敢说敢做,连忙改口道:「是俺亲爹穿破的,也就是你姥爷!」
  孙晓飞不依不饶地继续问道:「老东西怎幺穿得你?」
  何晓梅明白儿子想听什幺,没多想便道:「你姥爷可厉害了,多小的鞋都能
穿进去,硬生生给撑破了!」
  孙晓飞已经感到快射精了,需要来点更刺激的浪话辅助,便刨根问底地问下
去道:「说具体点,你的『鞋』多小,他的『脚』多大!」
  何晓梅快被儿子问得没词了,就是换成「母爱升华」他妈,恐怕也难以应对。
  她急中生智地说道:「我的『鞋』当时还没被穿过,你姥爷的『脚』比你爸
的还大,一『脚』蹬进去,那叫一个疼啊!然后就破了,那血染了你姥爷一『脚』!」
  孙晓飞被老妈这形象的比喻给刺激坏了,精液马上就涌至龟头前,加速抽插
着喊道:「老东西穿了你多久,快说,快说!」
  何晓梅也觉察到儿子要射了,立即配合着说道:「穿到他穿不动为止。临死
前还要硬穿,结果『脚』没穿进去,人就翘辫子了!」
  孙晓飞终于控制不住了,浓烈火热的精液怒射而出,同时嘶喊道:「我替姥
爷穿你这破鞋,肏你去见亲爹!见亲爹!见亲爹!……」
  何晓梅被儿子滚烫的精液射得别提多舒服了,腰身剧烈的颤抖起来,同时达
到了高潮,无法自控地开始排卵。
  「母爱升华」也被母子俩的精彩表演深深震撼了,自己也把自己给撸射了,
径直喷在液晶屏幕上。
  卧室内突然安静下来,只有母子俩满足后的喘息声。孙晓飞趴伏在母亲的裸
体上,闭着眼享受着射精后的快感。何晓梅自是全身酸软乏力,趴在电脑桌上娇
喘连连,浑身汗漉漉的,脸上红潮未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