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公车小说  »  [我和母亲的故事]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我和母亲的故事]

  六
  高中和初中不一样每次公休的时间间隔为一个月,妈妈的生意越来越忙也抽
不出时间去学校看我,故此见面的机会很少。至于情事通过上面的文字我想大家
也都明白母亲对我和她之间的事一直是处于顾虑和隐忧中的,绝对不会主动或者
纵容我的欲望,当然我承认如果我强烈要求我相信妈妈也会迁就,但是每次回家
看到的都是母亲忙碌和劳累的身影我就控制了自己尽管是痛苦和煎熬的。
  母亲具体什么时间和父亲办理了离婚手续我不太清楚,这件事也没对我造成
什么影响,毕竟我对父亲没什么印象他对这个家也仅仅是扮演了一个虚幻的角色

  母亲的再婚对象仍然是外公一手操办的,也是经过熟人介绍,男方是福建人
比母亲大两岁,很小的时候就和他的母亲来了江苏但一直未婚,原来在南京市一
个政府部门工作后离职。直到要结婚了我才知道,还是妈妈托一个阿姨给我解释
,说主要是怕影响我学习还有妈妈一个人打理生意很累,又说结婚了妈妈也是和
我住一块等等。婚礼的日期选在1987年春节的正月16,也就是我寒假的最
后一天,因为男方祖籍太远所以举办的地方就在外公家,相当于是外公招了一个
上门女婿吧。毕竟是二婚那天的客人只有我的五个舅舅的家庭,当然也没有举行
什么仪式大家吃了一顿团圆饭算是承认了这个家庭新成员。不算太热闹的一天很
快就过去了五个舅舅纷纷回了他们各自的家,晚饭后忙碌了一天的外公已经很困
乏就招呼我去跟他休息,从我心里讲我绝对接受不了妈妈去和一个陌生的男人走
进同一个房间,我支支吾吾的说自己不困,妈妈看出了我心思就站起来说。
  「爸,这孩子晚上事多,一会这一会那的,别影响了你休息,让他跟我吧」
  说完给那个男人使了一个颜色,那人也就说。
  「没事,爸,我去你那屋睡,让孩子跟他妈吧。」
  外公没说什么起身回了自己的屋里,妈妈对那个人说。
  「你也早点去吧,晚上有什么事情照看着爸一点。」
  「嗯。」那人也就就跟着外公进了屋。
  我和妈妈静坐在餐桌旁边谁也不说话,屋子里的空气就像凝固了一样,我相
信当时我满脸写的都是委屈同时又渴求妈妈的安慰,最后还是妈妈站起来说。
  「睡不,不睡妈妈就再陪你一会。」
  我知道这是妈妈在给我台阶,我也就很会意转移了个话题说。
  「妈妈乡下好冷啊,晚上会不会把我们冻着了。」
  「没事,钻了被窝就暖和了,走吧,去睡吧。」
  我跟着妈妈走进了另外一件卧室确切的说应该是妈妈的新房,这是一间被刚
刚粉刷过的老屋,屋里的陈设也都是新制的桌椅,床头上大红的喜字在灯光的照
射下格外夺目,好事的妗子们早已在白天将床铺铺好,大红的双人被大红的双人
枕头似乎在预示着马上将要发生的一切,妈妈伸手从被窝里取出里面的热水袋递
给我并说。「拿着这个暖暖手。」我抱着应经不太烫手的热水袋哆哆嗦嗦的在屋
里踱步,「好点没?」妈妈问我,我依旧哆嗦着点了点头,妈妈又说,「快上床
吧,盖上被子就好。」
  我记得我每脱去一件衣服刺骨的寒气就让我一个冷战,直到钻进温暖的被窝
后过了一阵我才慢慢的恢复,我在被窝里看着妈妈说「你也睡吧妈」「嗯,睡」
说着话妈妈走到墙边熄灭了屋里的灯光,尽管灯灭了但是屋里并不黑暗因为正月
16的月光白亮亮刺进了屋里,妈妈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些,在去除了沉重的外衣
外套后一身秋衣秋裤的妈妈钻进了被窝,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妈妈的一举一动,我
不知道一向都穿着睡衣睡觉的妈妈会不会就真的这样和衣而卧,果然在仅仅躺了
几分钟后妈妈就在被窝里摸索着脱掉了秋衣秋裤,就在妈妈把脱掉的衣服扯出被
窝的那一瞬间我的心骤然的加速跳动,那潜藏了将近半年的欲望又在体内开始激
荡,仅剩乳罩和三角裤的妈妈大量的释放着她身体特有的气息特别是在这封闭又
温暖的被窝里。
  因为激动我竟然情不自禁的战抖起来,我的战抖让妈妈有所察觉,她伸过胳
膊摸了我一下说「还冷?」我无措的点了一下头又摇了一下头,妈妈看我没事就
收回了胳膊然后说「睡吧」,我怎么可能安心的入眠,我呆呆的静卧在被窝里属
于我的位置,我承认当时我有扑上抱住妈妈的冲动,但是毕竟距离上次性爱已经
有半年的时间了,在这半年里我曾经抑制住了无数次这样的冲动,而且妈妈似乎
也在用她平静的语气暗示我她能够做到不要再有,她也没有期望她的性需求以任
何形式得到满足,所以我不敢有任何的蠢动。但是原始的欲孽使我狂躁,一次又
一次的冲击着我即将崩溃的心理。冬日的苏北乡下是寂静的,只有时而的几声犬
吠在告诉人们夜深了,没有人知道在这间新房里的婚床上的同一个被窝里包裹着
近乎赤身的母子两人。
  「妈妈。」我用让人怜悯的语气呼出了这两个字。
  「嗯,还没睡着呢。」妈妈背对着我回答。
  「妈妈。」我不受控的用了儿时的语调。
  或许是这个语调激起了妈妈心底的母爱,妈妈转过身用柔婉的声音说。
  「怎么了?」说完又再次伸出她的玉臂抚摸了我的头。
  「我想……吃一会儿,好吗,妈妈。」我这是一种接近泣声的要求。
  妈妈听了我的这句话没有把手臂移开而是停留在我的脖子上,我的心扑扑的
紧张而兴奋的等待着妈妈的回答,我能感到妈妈的手在我的脖子上轻微的抖动,
我也知道她的内心也在做着激烈的挣扎。终于,欲望再次主宰了我和妈妈的二人
世界,妈妈那散发着幽香的身躯贴在我已经滚烫的躯体上。
  我在前面已经说过妈妈从心底里最能彻底接受的就是我吮吸她的乳房,或许
也是对我儿时的一种补偿吧。妈妈的手勾近了我和她的距离同时轻摁了一下我的
肩膀示意我将头埋进被窝,我自然顺从着妈妈的意思,在漆黑的被窝里我感觉到
了妈妈另一只手掀开了她的乳罩,还是那饱满丰挺的乳房,还是那极为敏感的乳
头,我张开干渴依旧的双唇完全的将它吸纳,我用润湿的舌尖游滑在乳头的周围
细细的品味着乳晕上每一粒细小的突起,妈妈的乳头迅速的挺立硬突起来,我不
禁用牙齿轻轻的啃噬,妈妈勾住我的臂随着我的啃噬而轻颤。
  我想男人都是一样在性爱过程中不会舍弃一对乳房中的任何一只,我的手在
妈妈的另一只乳房上揉擦挤弄,丰盈鼓胀的乳房随着我的手型的变化而屈服。当
我的嘴离开妈妈的乳房向下游走的时候妈妈意识到了那让她不愿记忆的事情又要
发生,妈妈勾着我的手臂用收紧来试图阻止我的继续,但是对于同样是即将被融
化的妈妈的这个动作我是无视的,妈妈也终于在我的执着下松脱了她那原本就细
嫩无力的手臂,取而代之的反而是妈妈的两只手轻抚在了我正在忙于找寻的头颅
上,似乎要用她的双手指引着我去触碰她所有的敏感部位,我几乎亲吻了妈妈身
体的每一寸肌肤,我甚至没有忘记在妈妈任何柔嫩的区域留下我淡淡的齿痕。
  妈妈的娇躯在烘热的被窝中缓缓的起伏,尽情的享受着她儿带给她的每一丝
快感。和上次不同的是这次褪下妈妈内裤的时候妈妈是顺从的,因为她心里明白
已经预知结果的事情就让它发生吧,她已经完全丧失了支配的能力。很多的小说
描写中经常用芬芳或者香气来形容女人阴部的气味,其实那只一种诗意的描述罢
了,事实上健康的女人下体是一种淡淡的酸腥,最起码我知道母亲的就是这种气
味。虽然曾经数次的用我的性器从这里侵入母亲的身体,但是这是我第一次用唇
和舌去体味,我几乎将自己的脸鼻舌同时严密的紧贴在早已因刺激而变得润湿腻
滑的母亲的私处,我想用自己所有的感官来获取这个曾经赋予我生命的妈妈的阴
户。
  我没有说那个部位能发散出让人销魂的气息,但是我却敢说那气息能让雄性
急速的兴奋。已经被撩拨的欲望高涨的妈妈根本控制不住她38岁的躯体旺盛的
分泌,一股股粘稠的液体不停地从阴道口溢出任凭我的唇舌如何的吮吸,我的口
腔里充满了来自妈妈身体内部的粘滑的汁液。我撕啃着妈妈最柔软的部位,原本
不甚肥厚的两瓣月芽般的阴唇被我的舌拨弄的因充血而微启,数次的性爱后我当
然知道女人最敏感的部位不可以直接的触碰,于是我只是用柔软的舌尖极其轻微
的点触了妈妈的阴蒂,但就是这极其轻微的点触让妈妈整个娇躯猛烈的震颤,妈
妈本能的用手推开我的头让我明白她忍受不了这样直接的刺激。
  我慢慢伸直了自己的身躯并伏贴在妈妈那曲线玲珑嫩白温润的肉体上,妈妈
知道她要迎接的是什么,她张开了她的双臂将我揽入她的怀中很自然的将她的双
腿适度的分开,和前面不同的是这次妈妈主动的调整着她臀部的位置将她的蜜穴
移送到了我只需挺身便可插入的龟头前,我知道此时的妈妈已经对插入的渴求上
升到了极点,当我合根而入的时刻妈妈环绕我的手臂将我紧紧的箍附,双腿也用
力的勾叠裹压在我的腰部,她似乎不希望我有抽出的动作她要充分的享受这被塞
满被充实的感觉。
  我在等待着,直到妈妈的臀部微抬双腿放松了对我的束缚我像脱缰的野马一
样开始了我疯狂的抽插,当时的动作可以用粗暴甚至野蛮来形容因为欲火在那一
刻冲天燎原,我已经不顾及妈妈是否能够承受我那样的滥轰,只记得剧烈的腹部
贴合发出的啪啪的声响,那晚母亲的阴道比任何时候都要紧暖比任何时候都要舒
润,母亲没有阻止我的放肆任凭我红胀的龟头剧烈的刮擦和体验着她阴道内的湿
嫩。
  在我的动作逐渐的平缓下来后妈妈又再次将我抱在怀里双手在我背上轻缓的
滑动似乎是在告诉我妈妈不要那样暴烈的性交合,她需要的是尽可能的长时间温
情接触,我领会了妈妈的意思由原来的抽插变为阴茎在阴道内徐缓的蠕动,果然
妈妈的肢体由原来的僵紧而逐渐的松弛,而且主动的将我的头按压在她的胸上让
我含咬她的乳头。因为低慢的节奏那次的缠绵持续了很长的时间,妈妈在那个过
程中没有再表现出紧张和不适,直到我射精后妈妈还将我拦在怀里不让我那么快
的抽离她的身体。
  半夜睡醒时依然抱着我的妈妈还在熟睡,想到妈妈应经再婚想到今天回家返
校后又要隔很长时间才能再见到她,我再次爬上了妈妈的身子,睡眼迷离的妈妈
任由我摆布。
  虽然此时的妈妈欲念全无但是昨晚残留在妈妈阴道内分泌液和精液依然能够
让我很爽滑的再次插入,插入的时候妈妈没有睁开她的眼睛只是轻「嗯」了一声
随后把手放在了我的屁股上,我知道妈妈的意思,我没有任何的动作只是让我的
阴茎静静留在妈妈的体内享受和记忆那份紧握和暖湿。
  直到第二天早上外公敲门的时候我和妈妈还在温暖的被窝里没有醒来,我们
几乎是同时睁开的双眼,妈妈知道我粗壮的阴茎还在体内,但她没有立刻推开我
而是把它饱胀的乳房送到了我的嘴里,几分钟的时间吧,妈妈在我的背上轻拍了
几下然后又用手轻推了我的屁股,我抬头看着妈妈,妈妈也看着我,当我从妈妈
的阴道中拉出了我的阴茎妈妈看着我的眼神没有任何变化,她用眼睛告诉我妈妈
是疼我和爱我的,她知道已经再婚的她可能以后再也不能和我私密如此。在晨光
中我注视着妈妈系好象征着她新婚的红乳罩、穿上红内裤。
  七
  妈妈婚后生活的幸福与否我无从知晓,但是那个男人却是妈妈生命中的一个
匆匆过客,就在婚后的10天那个男人死于当时南京的一场着名的火灾,夫妻间
还没有感情可言当然对妈妈几乎造不成什么痛苦,最多也就是叹息她又要孤零零
的面对生活的一切,但是当月的经期没有如期而至却极大的困扰了她,医生也很
明确的告之是怀孕,当然妈妈可以选择打胎但是好事者早已将妈妈怀孕的消息透
漏给了男方的老娘,后来听母亲的朋友说那个老太太曾经跪求妈妈以延续她家的
香火,妈妈陷入了痛苦的抉择,作为她来说传统思想仍然是主导的她知道嫁为人
妻自己肩上就已经担负了传宗接代的义务,如果没有新婚之夜和我的缠绵我想妈
妈不会让一个70岁老太在她面前苦苦的哀求。无奈的老太太最终找到了外公,
在两位老人的劝说压力下善良的妈妈在忧虑中成全了别人,她唯一的要求是孩子
出生后姓氏随她。
  上帝在创造万物时让这看似繁杂的自然界悄然的遵循着条条必然性的法则,
即便是有思想的人类也无可违拗,性活动是上帝制定的让人类繁衍生息的唯一途
径,虽然是唯一的但它却对这一途径中的男女身份没有任何的限定而且只要条件
具备新生命的形成便获得许可,作为自然界的一员妈妈当然也无法控阻挡胚胎在
她体内生成更不能选择她的卵子和哪个男人的精子相结合,妈妈所忧虑的也正是
她不能判断肚子里的孩子究竟是谁的骨肉。
  妈妈怀孕的事情起初我是毫不知情的,有小孩的人的都知道妇女怀孕的前四
个月体型的变化并不太明显,加上那几个月天气还不算暖和身上的衣服也比较厚
所以尽管我每个月都回家一次但没有察觉到什么。我记得6月份将要公休时班主
任通知我要参加一个数学竞赛所以我不能回家,于是我让人给妈妈捎信让她给我
送下个月的生活费过来。妈妈到宿舍时我是不在的,我赶回来后我最要好的同学
把妈妈带来的钱转交给了我,并告诉我妈妈没有等我放下钱就走了,他对我说这
些话的时候我注意到宿舍的另外一个舍友脸上竟然带着神秘秘的笑容,我有点生
气的问他笑什么,他说没什么但脸上依旧挂着那副让我不解并气愤的笑容,这时
我最要好的同学把我拉到楼道的角落里给我解释,他说。
  「阿姨可能是怀疑了吧,肚子有点凸,他笑也没别的意思可能是觉得我们都
17岁了自己的妈妈又怀孕了会有点难为情吧,所以看见你的时候就想笑。」
  我记得我当时推了一把我那个要好的同学嘴里还骂了他一句胡说八道就气冲
冲的回教室了。接下来的那段时间里虽然每天都在紧张的准备升高二的期末考试
但是我脑子里却时常的闪现同学的那几句话。
  放假回家推开门看到妈妈的那一刻我永远也无法忘记,一条天蓝色吊带大背
心裹包着面前少妇的躯体,及膝的裙摆下依旧是那对白细的小腿,没有乳罩掩盖
的两粒乳头挺立在孕期饱满鼓胀的乳房上将薄群紧绷,已经明显凸显的小腹告诉
我38岁的妈妈肚子里养育着一个崭新的生命。妈妈微抬着头俊美的脸上的表情
是平静的似乎她已经做好了充分的思想准备来迎接儿子的目光,我避身侧过妈妈
站在门口过道的身体冲进了自己的房间没有和妈妈说一句话,我哭嚎着用书包扫
砸着房间里的每一样物品,用手紧紧的揪扯着自己的头发,与其说这是发泄倒不
如说是对自己懊恼和追恨的一种惩罚,这件事情上难究谁的过错但痛苦却只有柔
弱的妈妈一个人来默默承担。我的狂躁是在妈妈嘤嘤的哭泣声中平息下来的,它
让我清醒了,难道还要让最受伤害的妈妈过来安慰我吗?
  随后的几天我没有再闹但也没和妈妈有任何的交流,家里的气氛凝固而让人
憋闷。
  突然一天外面响起了敲门声,这让我有点惊异,妈妈是有钥匙的啊,当我打
开房门时映入眼帘的是妈妈失血而惨白的脸庞和毫无神采的目光,她娇弱的身躯
在一位阿姨的搀扶下瑟瑟颤抖。阿姨在房间里安置好了妈妈,走的时候用一种怜
惜无奈的口气对我说。「照顾好你的妈妈,我们刚从医院回来,你妈做了引产手
术。」望着她离去的身影我的心如针刺般的疼痛,愧疚和自责如同两记耳光重重
的抽在我的脸上,我怯怯的望着妈妈房间的门不知怎样去推开它。
  转眼时间过去了一个多月,在这一个月里我尝到了操持家务的繁琐,体虚的
妈妈也在我不算周到的照顾下慢慢的恢复着,看着妈妈的气色一天一天的红润我
心里也渐渐得到了稍许的慰藉。
  记得那是8月份一个日暮将近的时候,我一个人闷坐在客厅里看书。看见妈
妈推开了房间的门轻轻的走了出来,「我出去到楼下走走。」妈妈说,这是这一
个多月来妈妈首次开口主动的和我说话,我惊惊的不知所措的回答。「哦。」然
后我又赶紧说。
  「妈,我陪你一块吧。」妈妈没有回答我只是轻轻的点了一下头。下楼的过
程中妈妈并没有让我搀扶的意思,我也就只好有点怯的呆呆的跟在后面。夏日的
傍晚阳光已经变得无力和柔和,空气中也有轻轻掠过的丝丝温风,小区里三三两
两的人们聚在一起聊着家常,只有我和妈妈一前一后的溜达着,偶尔对面碰到一
两个熟人也都是点点头招呼一下,妈妈似乎很享受这样缓步的行走,一直到夜幕
渐浓的时候我们才回到家里。
  「妈,你坐吧我做饭。」刚进屋的第一句话我就赶紧说,「我来吧。」妈妈
说,「你歇着吧,妈。」我又说,「我没事了,不要紧。」妈妈说着已经走进厨
房。说实话那顿晚饭我并没有吃出什么味道,因为心里总是惴惴的有点不安,这
种不安我讲不清是什么味道,吃晚饭我坐在沙发上又一个人捧起了书默默的心不
在焉的盯着上面的字,收拾好饭桌的妈妈走过来坐在了我的旁边,我的心砰的一
下紧张起来感到了前所没有局促,这一切妈妈都看在眼里,她顺手拿起沙发上的
扇子轻轻的摇动着,扇子的风裹挟着妈妈身上的气息扑进我的鼻孔,我是那样的
熟悉这样的味道,「后面补补功课吧,前一段你也没时间看书。」妈妈一边扇着
一边轻声说,当她说道这里的时候我突然感到一股委屈涌了上来,几滴眼泪滴在
书纸上。
  妈妈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表示她的安慰,我越发的抽泣起来,或许是因为哭
泣而耸动的肩膀激发了妈妈本能的母爱吧她把我揽在了怀里,并轻轻的拍打着我
的背。
  等我在妈妈的怀里安静下来的时候,妈妈才轻轻的把我推开并说,「早点睡
吧。」我听到这句话又一下扑进她的怀里说竟然撒娇般的说,「我不,妈妈再抱
我一会。」「那不休息啊。」妈妈说,「妈,今晚我跟你睡。」我真的不知道哪
里来的勇气说出了这句话,说出的时候我也突然意识到了屋里的气氛瞬间凝固了
,妈妈也突然停住了她拍打我的手,我当时真的不知道妈妈会有什么样的举动,
心里紧张甚至有点害怕。「去洗洗吧,身上都出汗了。」几秒后妈妈这句柔声的
话化解了尴尬,心底那份男性的欲能使我能理解这是女性特有的一种默许,虽然
当时的我仅有17岁。
  当我匆忙的冲洗完身体走进妈妈的房间时候妈妈正在弯腰收拾床上的衣服,
我站在门口注视着妈妈,人们都说女人引产比坐月子更能伤害身体,确实是这样
的,妈妈收拾衣服的动作没有以前那样的麻利,似乎每动一下都要耗费她很多的
力气。在屋子里不太明亮的灯光下她孱弱的身影比孕前略微的消瘦,但是臀部在
那条天蓝色吊带裙的包裹下却显得是那样的丰腴和圆润,裙摆下露出的小腿也还
是依旧细滑,她不经意间抬臂的动作露出的腋毛在白嫩的胳膊的映衬下显得是那
样的黝黑和诱人,变化最大的是她的胸,5个月孕期的使得那对原本就相对丰满
的乳房吸收了充分的营养显得比以往愈发的坚挺,两粒乳头在薄薄的睡衣下分外
的明显。
  「睡吧。」妈妈回头看了我一眼,然后抱起叠好的衣服走开了。
  「哦。」我回答了一声就躺在了床的一侧静静的等待着那即将到来的暴风雨
,突然屋里的灯啪的一声熄灭了,我的心也随着这啪的一声揪紧了,黑暗中我聆
听着妈妈的脚步声一步一步的接近着床边。
  当妈妈的躯体的钻进毛巾被的那一刻我浑身的血液骤然加速了在体内的流动
,感觉到脸颊也在慢慢的热起来。距离上次和妈妈的性爱已经半年了,这半年里
我体内的雄性激素已经累积到了顶点,似乎都是在为今夜的爆发而准备。我的手
在毛巾被下慢慢的接近妈妈的身体直到触碰到她柔软的小腹,妈妈没有回避我的
触摸而是任由我的手在她身上游走,我用搂着妈妈腰的手轻轻扳过妈妈侧身和我
相对,凑近了自己的头脸压在妈妈的胸前,同时也把妈妈的身体勾紧紧贴住我的
躯体。
  我抬头去寻找妈妈的唇舌,当两片舌搅在一起的时候妈妈的体内的欲火开始
慢慢的蒸腾,我的嘴轻轻的划过妈妈的脸颊顺着她光洁的脖颈驻留在那对饱胀丰
挺的酥乳上,在我舌尖的挑逗下在我手的揉捏下两粒乳尖迅速的挺立硬勃,很自
然的另一只手掀开妈妈的裙摆伸向了她最神秘的地带,女人的羞矜经不起我手指
的挑弄,妈妈紧闭的大腿逐渐的分开,我用整只手扣在了她凸起的阴阜上,游离
的中指可以自由而恣意的触弄她的下体,虽然是隔着内裤但我依然能感觉到那里
的潮热,随着我手指的揉转按压那里湿润的程度越来的明显直到津液溢出浸透了
内裤。
  我知道这时妈妈最后的防线已被彻底击垮,当妈妈最后的亵衣被剥离她的整
个散发着迷人气息的温暖的身子完全的暴露在我的眼前时我翻身跨压在了上去。
急燎燎的心情催促着我进入妈妈的身体,我扭动着臀部用自己那根早已火热硬挺
的青筋暴凸的男根寻找着妈妈玉穴的入口,就在龟头抵触到妈妈阴唇的那一刻妈
妈触电般的收起了她的臀部并用手用力的推抵我的小腹,正当我诧异妈妈的举动
时她的另一只一直握着的手把一片塑胶递到我的手边,那时的我根本不懂避孕套
什么,也不明白妈妈为什么会有那个东西,当然我现在知道那是妈妈再婚时领取
的计生用品。
  我记得妈妈几乎是扭着头闭着眼满脸涨得通红的帮我套带,尽管前面已经和
她有过三次性爱但这却是她第一次用手去触摸我的阳具,或许她羞于这样主动的
行为但又无奈,我享受妈妈纤嫩的手指在我阴茎上的套弄,待她确认我可以安全
插入的时候妈妈缓缓的躺下身子同时以她那已经握着我阳具的手引导着我抵在了
她那已经微微启开的嫩苞处,我清楚的记得那「扑哧」的一声,随着那一声我的
粗长梆硬的肉棒合根而入,妈妈的头随着我的插入轻仰了一下似乎一时间接受不
了她下体的这种突然的胀塞,接下来的对妈妈肉体的攻击是猛烈的毫无顾忌的,
我几乎是竭尽了自己的体能以最深最频的方式让硬热的肉棒擦磨着妈妈阴道内柔
嫩的穴肉。
  妈妈的双腿紧紧的箍住我的腰部将我整个身体夹裹在温暖的大腿内侧,我仍
旧忘不了低头欣赏妈妈的阴部,随着每一次的抽插妈妈的阴唇都会翻启翕合,因
兴奋儿凸起的阴蒂在小阴唇的包裹下微露着粉嫩欲滴,我不禁用手去挤弄它,这
突然的直接的刺激让妈妈几乎叫了出来,她的整个身体随之震颤但紧接着就用手
阻挡了我对那里的逗弄,显然是无法承受。必须得承认80年代的避孕套极大的
降低了龟头的敏感,因为我无法感受之前妈妈阴道内那种轻轻的啮噬以及阴道内
壁分泌汁液时的丝丝润腻,我尝试换用不同的力度和姿势但仍然不能我渴望的那
种快感,直到累倒气喘嘘嘘的趴在妈妈柔软的身体上啃咬她的乳头的时候仍然没
有任何的要射精的感觉,妈妈当然也很累但也只能安顺的躺在那里等待我下一轮
的攻击。
  实在是因为体力消耗的缘故我再也不能重复刚才的猛烈取而代之的是缓送慢
抽,尽管肉棒坚硬依旧。我不知道妈妈是什么感觉是不是也不太情愿持续这种让
她耗尽体力我也不能结束的性爱,妈妈开始用她的双臂支撑起她的身子以一种半
弓背的身姿迎合着我的插入,我见状索性把妈妈的身体拉起将其臀部安放在我的
大腿跟处,我则双手环住妈妈的腰两人以一种盘卧相对的姿势进行交合,在整个
体位的变化过程中妈妈没有让阴茎离开过她的身体而是以一种自然的过渡进行着
调整,或许这样她从心里更能吧。
  更换后的体位使我得以欣赏妈妈胸前那对鼓胀胀的白嫩的乳房,更加使我可
以借助手臂的力量勾送妈妈的娇臀妈妈也能更灵活的迎合我的每一次动作,我把
头埋在妈妈的两个柔乳中间交替的舔舐着两个乳头妈妈则双臂轻环住我的脖子,
随着时间的加长刺激总能让人变得敏感起来,尽管说套膜的隔离让我不能细辨妈
妈阴道内的所有变化但是抽送过程的滑腻湿涩却仍旧能分明感受,随着插合的通
顺扑哧声的逐渐加重我知道妈妈的津液开始大量的外溢,她的高潮正在临近。
  我仰起头看着妈妈的脸,但妈妈却已将头后仰眼睛紧闭只是臂弯将我的头紧
勾在她的乳房上,我感觉到妈妈的臀部开始不自主的主动的推送着似乎在寻找一
个龟头和她阴道内壁合适的接触点,而且动作的幅度和深度越来越大,我有点惊
异的停了下来,妈妈却无视我的停止自顾坐着自己的动作,我知道这是她无法抑
制高潮临近时的本能或者是无意识的吧,她忘记了她一直坚守的作为母亲的尊严
和矜持,无法抗拒的洪水般的快感整个笼罩了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妈妈的阴道开
始有节律的收缩,伴着收缩大股大股浓浓的分泌物顺着她阴道和我肉棒的间隙徐
徐的淌落,妈妈泄身了。
  但是妈妈自始至终没有发出所谓的女性的呻吟,但从她紧咬的嘴唇我知道她
努力的控制住了自己,作为我来说很希望她能发出声音一边能彻底享受一次完美
的性爱,但是从妈妈的角度说我也能接受和理解她仍旧在儿子面前不能完全的释
放。高潮后的妈妈整个身子软绵无力的滑倒在床上任由还没有射精的我在她身体
上肆意的发泄,最终当我爆发的时候妈妈没有任何的举动只是用手摸了摸我的头
,脸上划过了一丝奇怪的表情似乎是解脱,似乎是爱怜,又似乎是某种终结……
我无法解读。
  这是我和妈妈最后一次性爱,虽然之后的日子里我有几次要求过但是都遭到
了妈妈的严词拒绝。我承认上面文字中我使用了大量的情色描写,但正如我之初
所说的话,我不喜欢色情甚至厌恶,但是我之所以这样而且对象是我的母亲,是
因为这是真真切切的发生在我还是少年时代的故事,这段事情将在我毕生的旅途
中留下最深刻的烙印。我和母亲在生活里都是正直和有涵养的正常人,但是事情
就是这样的发生了,这是对人性的一种探寻是对人最本真最深处的窥视。
                【完】